民进党全力清剿国民党地方派系

日期:2017-12-26 14:43 来源:《统一论坛》杂志 作者:陈咏江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民进党全面执政后,以宏观破坏与具体蚕食方式对国民党地方派系进行全面清剿,取得一定进展,也引发国民党主要地方派系反弹。

  一、从宏观上、制度上、根本上破坏国民党地方派系生存基础

  (一)拟修法废除地方派系依赖的制度条件,但因党内抵制而搁置

  一是拟“乡镇市长官派”。虽然民进党全面执政,地方执政版图空前扩张,但作为衔接县市资源下放村里关键环节的乡镇市长,仍大部分是国民党籍及亲国民党的无党籍人士。民进党党纲“行动纲领”第五十条也明定“停止乡(镇、市)级选举,乡(镇、市)长改由县长依法派任”。对此,民进党民意代表郑运鹏提案修改“地方制度法”,要求比照“直辖市”“区长官派”制度,在其他13个县市实现“乡镇市长官派”。“乡镇市长官派”有利于民进党强化传统绿营执政县市优势,巩固新近执政县市地方执政基础,受到党内多数党公职支持。不过,由于蓝营仍然掌握13个县市中的7席,此举遭到蓝营执政县市民进党乡镇市长反对,法案在蔡英文出面干涉下搁置。

  二是拟“农、渔会总干事直选,水利会收归‘国有’”。农会、渔会、水利会与国民党渊源深厚,选举动员能量庞大且系统相对封闭,独立掌握丰厚的资源,是国民党地方派系扎堆落脚之处。长期以来,民进党难有大的突破。基于“桩脚有效,国民党不会倒”的看法,民进党民意代表苏治芬推动“农会法”“渔会法”及“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等“农业三法”修订,拟将“农渔会总干事等关键职位由间接选举改为农民直选”,设“杜绝世袭条款”,并将“水利会收归‘国有’”。此举从根上瓦解国民党基层,获民进党内民意代表普遍支持,却遭到民进党内出身农渔会、属于蔡英文亲信的陈明文、黄金春等中常委反对,法案最终也被搁置。

  (二)利用执政优势,以垄断资源诱导、吸纳地方派系

  一是以前瞻计划之名编列专门“绑桩”经费。前瞻计划总共8800亿元新台币预算编列中,有1372亿元用于城乡建设。民进党刚刚强势通过的前瞻第1期预算总额1089亿元,其中最多的为城乡建设350多亿元。而城乡建设主要是道路改善、设施修缮等涉及修路、工程发包等典型的“绑桩”项目。与国民党党产被追杀,连党工薪水都成问题的窘境相比,民进党通过大量“绑桩”经费挹注,将会在地方派系中形成“顺者昌、逆者亡”,“跟着民进党干有肉吃”的氛围。

  二是资源分配向民进党执政县市倾斜。蔡英文当局在预算编列、资源分配等诸多议题上与选举挂钩。以堪灾为例,在今年6月豪雨受灾后,蔡英文只去云林与嘉义,林全去的也多是绿营执政县市,国民党执政、受灾严重的南投县却一度被跳过。再以前瞻为例,各县市提出的预算被核定的金额比例十分悬殊,绿营执政又被看好县市,如高雄、台中、台南,核准比例在80%以上,台中甚至高达99.8%;而蓝营执政县市核准比例则往往不足20%,如新北市近18%。此外,虽然是绿营执政,但因内讧被视为弃子的县市,如宜兰县和云林县核准比例也很低,如宜兰县核定比例不到1%。

  二、针对具体派系采取不同策略,蚕食国民党地方派系势力

  (一)在全岛与张荣味系统三次硬仗

  张荣味家族控制全台农会系统,是国民党最大地方派系,也是民进党的眼中钉。

  一是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简称北农)人事改选,张派一度成功卡位。北农主导岛内蔬菜水果批发市场,事关台湾菜价乃至物价稳定。在北农股权结构中,“农委会”与台北市政府各占22.76%,官股合计45.52%,张派掌控的各级农会加青果运销合作社持有北农股份34.27%,其余为普通民股。但对应的常务董事会结构是,台北市政府1席,“农委会”2席,张派3席,其他民股1席。政党轮替后,台北市政府解除前董事长许长仁职务,“农委会”两席董事按惯例辞职。台北市市长柯文哲与民进党、“农委会”合作,欲通过北农常董补选掌握经营权,张派则有意借机卡位。由于柯文哲与民进党各怀心思,而张派团结应战,2016年10月改选后,官股只剩2席,张派反而握有4席,得以继续主导北农。意外失利后,民进党与柯文哲并不甘心。一方面,利用股权占优,要求重新改选董事会,但因柯文哲与民进党各怀鬼胎,人事迟迟谈不拢。另一方面,民进党以对属于张派的北农总经理韩国瑜提告等方式逼张荣味辞职,台北市政府也以提高对北农租金、缩短租期乃至对北农开罚单的方式施压张派。直至2017年6月下旬,重新改选出有利于官股的常务董事后,才最终由台北市副市长陈景峻出任新任北农董事长。

  二是农会基层改选,民进党完全挫败。基层农会政治板块,一向是蓝营占据大部分势力。农会基层改选被视为2018年县市长选举桩脚战,民进党早在2016年3月底就成立专门小组,由陈明文任召集人,负责农会选举操盘,并放言“拿下1/3席次”。选举期间,民进党利用行政优势软硬兼施,找“农委会”、绿营县市长施压,放话“不配合,不给补助款”“派人打对台”等要挟基层农会倒戈。2017年2月下旬,选举结果出炉,蓝营稳守地盘,绿营明显拔桩未成,被视为指标区的云林县农会代表选举,绿营几乎全军覆没。选举失利还引发民进党内新潮流系对陈明文的围剿,一度引发民进党内讧。

  三是蔡英文当局成功压缩农会在合库金控的势力。合库金控总资产超3兆,为岛内第6大金融控股公司,下辖合库银行等6家全资子公司,并控股合库人寿,也是提供农会经营的重要资金来源。在合库金控总共15席董事中,农会原本占有4席,财政部门有意将其缩减为3席,遭张派拒绝。与地方派系关系密切的吴敦义当选国民党主席后,蔡英文当局更加忌惮,改为强势推动合库金控改选,并顺利将张派的农会势力压缩至2席。

  (二)对台中地方派系恩威并用、逐渐蚕食

  一是以司法手段对派系领袖廖了以、颜清标威慑敲打。其一,传唤廖了以。特侦组侦办中信金疑涉图利国宝集团、内线交易等弊案,传唤中信金集团最高经营顾问廖了以。廖了以是马英九时期的“总统府”秘书长、原台中县县长,是捏合原台中县两大地方派系黑派、红派的关键人物,也是中部地区国民党地方派系意见领袖,对廖了以的司法敲打事实上起到阻挠国民党中部地方派系整合的效果。其二,追罚颜清标。颜清标早在2001年因担保提供假发票的餐厅老板被罚款1100多万,多年来一直拖欠,至2016年仍有650多万未交清。民进党重新上台后,执行官强势追罚,迫使颜家缴清罚款,无异于给黑白两道通吃、向来强势的颜家一个下马威。

  二是安抚尚难以攻破的颜清标。颜家凭借对岛内最多妈祖信徒的大甲镇澜宫妈祖庙的掌控,以及多年来扎实的基层经营、稳定的宗教选票、财源及特殊的动员系统,使得颜清标、颜宽恒父子两代接棒当选台中海线地区民意代表,成为民进党屡攻不破的桥头堡。同时,由于颜家被贴上黑道标签,并不具备挑战台中市市长的能力。这些因素让民进党对颜家除了司法敲打之外,偏重于安抚。从蔡英文到林佳龙,均主动参拜大甲镇澜宫妈祖,中南部绿营执政县市长也会主动配合大甲镇澜宫妈祖绕境活动,给足颜家面子。这也使得颜家在反对蔡英文当局的力道上有所保留,在蔡英文当局灭香传闻引发宗教界北上抗议时,大甲镇澜宫并没有参与。

  三是蚕食派系重要地盘。台中市市长林佳龙在台中基层耕耘十多年,对台中地方派系实力分布、恩怨历史都有清楚的了解,也有不少往来。国民党中常委林荣德的亲兄弟、国民党籍台中市农会理事长林荣桦就与林佳龙有姻亲关系,每回林佳龙与林荣桦见面都以亲戚相称。林佳龙竞选台中市市长时,林荣桦也将台中市农会场所借给他使用。林佳龙当选台中市市长后,对地方桩脚经营着力很深。今年农会改选后,被视为2018年县市长选举指标区的后里乡、潭子区,都结束地方派系掌控数十年的历史,由林佳龙支持的人选胜出。

  (三)在桃园以怀柔为主的方式持续渗透

  桃园农田水利会是少数几个由蓝转绿的农田水利会之一。在非国民党执政县市的农会系统,桃园市农会也是拔桩最成功。国民党籍桃园农会理事长游象纪,在郑文灿软硬兼施下2016年大选曾公开支持蔡英文。民进党中常委、桃园农田水利会会长黄金春,更有意向桃园农会系统拓展势力。桃园市市长郑文灿鉴于桃园选民结构向来蓝大于绿,而农会系统的蓝营属性并不坚定,对农会采取怀柔为主的做法。加上郑文灿属于新系,在民进党政治新星中排在新系赖清德、“正国会”林佳龙等人之后,以韬光养晦实现连任为主要目标,与黄金春属于蔡英文人马并不同卦,因此在农会改选中保持中立。郑文灿在日常资源的下放上,对待蓝营基层的态度上也是以怀柔为主,展现出一视同仁的作风。而国民党基层对郑文灿也投桃报李,国民党市议员甚至主动引荐郑文灿拜会基层桩脚,还包括深蓝据点。如,通过国民党桃园市议员、前市党团书记长李家兴的引荐,郑文灿走入桃园仁爱之家,受到董事长李震淮及董事们的热情欢迎。而李震淮是马英九聘用的“国策顾问”,他的儿子李建荣曾任国民党文传会主委。桃园仁爱之家另外一位董事李总集,曾任桃园农田水利会会长,还是吴志扬上届桃园市市长竞选总部的主任委员。这种看似超越蓝绿的执政方式,获得蓝营基层普遍认同,导致国民党至今找不到可以挑战郑文灿的人选。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 国际在线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文化网 | 西藏人权网 | 浙江钱咖赚钱会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